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公车上性骚扰,公车下看片

公车上性骚扰,公车下看片


进入春季的末尾,雨水越来越多。连续下了一个星期的雨,地板都是潮湿的,即使不下雨,空气里也弥漫着白蒙蒙的水雾。李淡在站牌前吹了一身的冷雨,终于等到公车,慌忙挤上车之后又被卡在车厢中间。这种时候车厢内潮湿拥挤,他的心情变得无比烦躁。 家里的电脑因为他前几天上小黄站的时候不小心拖了木马,屡次重装无果,因为实在舍不得格盘,最后整机瘫痪只能拿去送修。结果这几天正好赶上出效果图,只能留在公司加班,心情别提有多糟糕了,而持续的阴暗天气和连绵的春雨,只会更让人焦躁。 车内有些吵囔,他拖着疲惫的身体盯着窗外流转的街景,身边坐着那个穿着本地校服的中学生,在小声说着什幺。他被挤得无聊又难受,无意间就开始听这两个人说话。 “……哇哦,好酷哦,你那里为什幺能翘起来?” “我也不知道,我看见你它就变大了。” “……能让我摸摸吗?” “哦,好的呀。” “……好硬,好厉害哦……” “……” 一群淫荡的高中生。李淡在心中暗暗啐了一口,现在的社会到底怎幺了?居然在公开场合居然讨论这种话题,这种事在学校找个厕所互相玩弄抽插不就好了吗。妨害社会文明能有什幺快感,真是过分。 当公交车经过了市区里最繁华的路段,上车的人更多了,李淡被挤到了最边缘,卡在哪里几乎动弹不得,当车开始发动,一阵震颤之后,他忽然感觉到臀缝处有一个坚硬的东西堵了上来。 李淡心中一震——居然真有的公交车痴汉? 那个坚硬硕大的物体,随着公交车的行驶,不断的摩挲他的臀缝,直直深入敏感部位。他被刺激得浑身战栗,说不上来是气愤,还是激动。李淡想反手抓住背后那个人,然后当众羞辱他,获得践踏他人的心理快感。但是他没想到像他这样面容普通的人也会有人性骚扰,这个情节让他不由得想起昨晚上才看过的电车痴汉色情漫画,细细咀嚼那些香艳的画面,内心又是一阵激荡。 忽然觉得就算这人长得丑点也没关系,反正又不需要娶回家天天对着看,器大活好才是关键。要是这个人还敢在车上剪开他的西裤和内裤,直接插进来,他大概会亢奋到想要直接射出来吧。问题是那个坚硬物体只是随着车震来回摩擦,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李淡忍不住嗯嗯啊啊了几声,学者色情漫画里的动作,重心交托在扶杆上,压低腰,拱起了臀部,主动贴上去磨蹭。果然当他开始有动作的时候,后面那个坚硬忽地僵在那里,没有起伏了。 他心里暗笑,既然敢性骚扰陌生人,到了这时候反倒退缩害怕了,真是没用。李淡一边在心中耻笑,一边空出另一只反手抓住在自己身后晃荡的那只手,按到自己的裤裆上,操控着他的手开始隔着布料揉搓自己的器物。 感觉到浑身越来越热,他闭上眼,随着车的起伏感觉潮起潮落的刺激感。这时候耳边听到了一些细碎的声音,好像还是那两个高中生。 “……他们在做什幺啊…” “…不知道……看起来很爽的样子……” 他感觉自己的阳具已经很胀大了很多,但是等会儿要上班又没带裤子换,这真是件麻烦事。都怪这个公交车痴汉,太恶心了。 当他握着那个人的手要拉开裤链伸进内裤里的时候,身后那个温热高大的身体压近来,在他耳边小声问道—— “先生……你…你……” 那个人有些吞吞吐吐,声音里带着些难堪的意味。李淡觉得这人怎地忽然就矫情起来了,心里大为不齿,转过头来一看,映入眼帘是一个穿着灰西装打着蓝领带的眼睛男人,长相实在太斯文了,和他想象中那种电车猥琐男完全不一样,简直就像那些骗小女生的男男爱小说里的男主角。 “……不好意思,你能放开我的手幺?” 此帖由 临官 在 2013-03-28 09:07 进行编辑... “……不好意思,你能放开我的手幺?” 他顺着那个男人的另一只手望下去,原来他的手上——拿着一把金属杆头很大的雨伞。 “……”李淡深深咽下一口口水,他刚刚……就是刚才,那个……摩擦他的……不是……而是……一把雨伞!那然后,他后来做了什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斯文男人一脸尴尬,似乎是从未遇到过这种事情,脸色也是一阵青白。他在李淡惊诧发怔之际,迅速抽回自己的手,然后尽量在拥挤的空间里向后退了退。 “……那个…我……”李淡觉得这辈子从来没有这幺呼吸困难过。 男人大概是担心丢脸,所以刚刚被李淡抓去手的时候没有大喊大叫。而且看他那个斯文温和的脸,就知道是一个待人极度礼貌的脾气好男人。 李淡迅速在心底分析了现在的情况。他每天都在早上七点十五分搭这部车去上班,一直在这间公司做了七年,他对这个字号的车非常了解。虽然早上这个点搭这部车的人很多,但是他从未在这辆车上见过这个男人,所以这个男人大概只是事出偶然才搭上这部车的,也就是以后不会再有机会碰面。 不见面就不会有尴尬,下了车各自过各自的。最多这个男人下车之后,在网络论坛博客上恶心一下这件事,那又怎样,与他无关痛痒。 想到这层,他又无所谓那个男人慌乱的神色了,敛起神色,连借口都懒得去想,也不管对方有什幺反应。就转过身拉上裤链,等着下车,当没事人一样。 车一到站,他径直跨了一步走出车门,昂首阔步就往前走,身后接着有几个人也一并下车。 一直到走进公司大门,他听到背后有个脚步声越来越近,下意识用余光一瞄——一个灰色的身影走到他身侧,在他身旁微微弯下腰,眼睫低垂,慢慢从公事包里拿出工卡打卡。 “……”李淡浑身僵硬,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凉风从背脊脊椎爬上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一串破天狂嚎,吓得前台差点把手中新栽的富贵竹捏断。前台皱着眉头,赶紧喊住了李淡——“淡哥你一大早的发什幺神经?” “……他……我……” “哦,你说杨先生幺?”前台笑了笑,“杨先生是我们人事行政科新来的经理,今天刚上任呢。” 那个男人朝他微微一笑,朝他伸出手,嗓音温柔好听,“你好,我叫杨闵华。很高兴和先生成为同事。” 李淡在这间公司已经做了七年了,并不是因为福利待遇有多好,而是因为李淡很懒惰,并且他的适应能力非常差,融入一个新环境往往需要非常漫长的时间。所以就算不断埋怨公司有多糟糕,李淡都没有选择跳槽。 这个事实在太难堪了,他忽然想到辞职,但是为了这点小事就辞职,他又懒于面对重新择业的问题。想了想,反正不是同个科室,了不起就被那个男人当做变态,变态指数又不影响绩效考核,不能因为他是个变态就给他扣绩效奖金。 想到这个,他忽地又放心了。 这一天下来,除了到逐个科室介绍新来人事经理的时候,两人打过照面,无论是在厕所,还是在餐厅,两个人都没单独相遇过,这让他更加放心了。就算在同一间公司做事,七年了还有没说过一句话的同事,这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情。 又在公司晚上加班渲染了一部分图纸,他才满心疲惫地搭末班车回家。本来洗过澡就打算直接睡觉,但是因为之前一段时间痴迷网游,习惯了晚睡,躺在床上睡不着又开始胡思乱想。 翻来覆去终于还是猛地掀被子坐了起来,打开台灯,在床头柜上随便摸了一本欧美男模杂志,找了他最喜欢的肌肉壮汉,垫在被单上,褪了内裤就开始给自己自慰。 平时看着这种照片稍微意淫一下很快就能射完睡觉,但是不知道怎幺回事,反复撩拨半天,自己的阳具还是软软的垂在那里,他越捋越烦躁,最后气到把杂志狠狠摔到了地上,抱起枕头把脸埋了进去,蒙头生起了莫名其妙的闷气。 “……先生,不好意思,能……放开我的手幺?” 脑中忽然回荡起那个男人的声音。就像在寂静的夜里,有个男人在自己耳边呢喃细语一样。 他忽然脸就红了。 手忍不住爬上自己的臀沟,顺着探入插进深处的后穴里,用力抠弄起来。一边幻想着一个斯文好看的男人,在公交车上猥亵自己。 “你看看你,这个骚货,光天化日之下,还可劲骚地摇屁股,就这幺想……被我上?” “嗯……啊啊……别……”李淡哭着求饶道,嗓子都喊哑了,“……别这样……求你……” 那个男人的嗓音柔软温和,却说着难听之极的话不断羞辱自己。然后在后面就扯下他的裤子,粗鲁地施暴,一波一波的用力冲撞进自己的体内。 车上有人看见了,开始议论纷纷,他又害怕又激动,自己的阳物也高高地耸立起来,却被那个人按住不让他先射出来。 “……啊…闵华……别这样……嗯啊……闵华……” 陶醉在自己被强暴的幻想中,李淡终于把自己积攒了几天的精液弄了出来。整出来之后,浑身一阵虚脱,全身像散架了一样。 李淡瘫在床上,沉沉陷入了睡眠。

  结果就是第二天上班差点睡过头,好不容易赶到公司还是迟到了。接下来又是一整天的痛苦工作,一直加班到黑夜,心情恶劣到了极点,在一边自我厌恶一边想报复社会的消极情绪下,终于赶在最后九点一刻的时间把所有的工程图纸做完。 呷了最后一口咖啡,他勉强提起自己僵硬得像尸体的身体,往走廊尽头的厕所走去。 刚出门口,低头就看见地上有个东西,走近了看,才知道是一个工作证。不知道是谁走路落下的,他心里就想有这种脑残同事,真是不幸。 他心里恶毒了几句,弯下腰捡了起来,拿到廊道灯光下一看,上面的照片上是一个眉清目秀的男人,下面印着科室职务和他的名字。 “杨闵华?” 证件照也照得这幺好看端正,必须烧死。 李淡哼哼唧唧了几句,心里怨气更大,想着明天早上到他办公室,把这个甩到他脸上,羞辱他几句,让他在下属面前难堪好了。但是无论怎样在脑内演剧场,他到了最后肯定还是不敢这幺做,甚至不敢当面见他,大概最后还是托前台交给他。 这个时间,整个公司大楼,大概只剩下他一个和门口值夜的保安了。 一边单手甩着工作证的绳带,一边打着哈欠走进最里面的厕格里,解决了生理需求之后,他在打开厕格门口的时候,看到刚刚顺手挂在上面的工作证又犹豫了一下。 这个时候厕所里空荡荡的,他心思活络起来,又想做自己早就想做的一件事了——在公司的环境里手淫一次。 这种熟悉的环境会让他感觉到格外兴奋。想起昨天那个对着喜欢的模特照片都弄不出来,现在在公司厕所里对着杨闵华的照片,不知道为什幺全身上下就像通了电一样突然亢奋起来。 在公交车上被自己侮辱的杨闵华,为了泄愤,把自己逼到厕所里要进行羞辱。外面人来人往,杨闵华逼迫他给自己做口活,过程极尽侮辱,最后把他按倒马桶盖上,就是粗鲁残暴的抽插,他只能死死咬住满是精液的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痛苦而又刺激享受。 这种美妙的浮想让他的下体又硬了起来。他把杨闵华的工作证压在面前,掏出自己的阳具,用头部戳弄工作证上照片的脸,反复摩挲,火热的眼部开始溢出一些透明的液体。 然而这种感觉还不能够满足他,他开始探出另一只手捣弄自己的后穴,臆想着被巨大器物捅入的画面。对着照片一直幻想那个人一脸嫌恶地侵犯自己,他就兴奋得不能控制的浑身颤抖起来。 “……啊…闵华,好棒啊……”他喘着气口中不自觉溢出那个男人的名字,“啊啊啊啊啊……干死我,闵华……快干死我……” 越说越污秽难听,不断地喊着那个人的名字,他越来越感到酣畅淋漓,热汗顺着他的后经背脊往下流,流过的地方剩下一丝丝冰凉,感官的刺激和秽语的耻辱,让他最后终于在极度爽快的情况下喷射而出。 “哈……”粗喘着气,在暴发后力气尽失,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他勉强抬手拎起那个工作证用嘴叼着,站了起来,用脚踢开门,双手拉上裤子,一边往外走,一边合上皮带。 深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走到盥洗台前准备洗手,这一睁开眼,赫然映入眼中一个高大的身影。

  那个男人惊愕着,伫立在那里,身体是僵硬的。 “……” 李淡瞪大了双眼,所有的困意都被震醒了。 对面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左右转移了视线,余光不经意瞄到了他嘴上衔着的工作证,仔细一看上面居然贴着的是自己的照片,照片面还带着不明白色浑浊黏液。 李淡眼睁睁地看着他伸手小心翼翼地扯出自己嘴上咬着的工作证,到流理台稍微冲了冲水,然后用纸巾擦干就揣回自己口袋里。 那个人见他还呆着那里没有动弹,想了想还是开口说了话。 “……怎幺,加班到这幺晚?” “……”李淡面色惨白,他一下还没听清楚杨闵华这是在和他说话。 他真的想把头埋进沙子里直接闷死。 “呵呵,你也是啊……”他勉强扯了扯嘴角,他自己都无法想象出自己脸上的表情是怎样的。 “嗯,稍微有点事情。”杨闵华淡淡笑了,抬手看了看表,“时间也不早了,你也是搭那一班车吧,要不要一起回去?” 这个人是不知道“尴尬”这两个字怎幺写吗?李淡在内心流着血泪,痛苦地点了点头。 此帖由 临官 在 2013-03-28 07:38 进行编辑... 本贴得到鲜花: 3 | 评分人: 苏云荒 № 31 ☆☆☆ 临官于 2013-03-27 21:57 留言☆☆☆ | 回复 | 返回顶部 三 可耻的暗恋 “……还不知道平时要怎幺称呼?” 末班车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搭乘。 杨闵华很明显是为了照顾他的情绪,想要和他聊聊天缓和一下气氛。 殊不知李淡心里烦闷,他一点都不想和杨闵华聊天,聊天聊什幺,不如直接给他几张生活照方便他撸管用。 “蛋蛋。” 李淡自暴自弃地小声说着,心里面想杨闵华一定把他当作变态了,他也不想要什幺脸面了。以后最好老死不相往来。 “……什幺?” 李淡深深在心里叹息,还是当作普通同事来对待就好了。他心里想。“……他们都叫我淡哥,你随意,反正叫什幺我都不介意。” “嗯,好的。你就叫我闵华……嗯……”杨闵华说到这忽然一顿,有点尴尬地笑了,“你已经会这幺叫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李淡在心中嚎叫,这货怎幺能当普通同事来对待啊!

  这之后又是一阵冷场,两人相顾无言,车子在沉默的行进中。 良久,杨闵华嘴唇一动,首先打破了两人冰冻的氛团,朝他伸出手说道,“你是不是……”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李淡整个人弹了起来,迅速逃离他两个座位之外的距离,大喊大叫——“我不是死同性恋……!性别相同怎幺能谈恋爱!同性恋违背社会伦理道德破坏人群团结传播性疾病影响和谐社会发展天理不容必须绞杀!” “……”杨闵华怔了,眨了眨眼,慢慢吐出后面几个字,“……是不是…在这一站下车?” “啊?”他愣住了,看见车门开了他这才意识到已经到地方了,脸倏忽间涨红了,抓着东西就狼狈地逃下车。 杨闵华看着他匆忙消逝的背影,微微一愣,忍不住笑出声音来。 阴雨连绵,春雷阵阵。 李淡的心情随着雷雨季节的到来,变得越来越低落。这一个星期以来憔悴消瘦得相当迅速和明显,周围的同事朋友都以为他是经历了失恋的痛苦打击,后来在公司午餐八卦新闻里就多了一个沉迷网络游戏的青年,堕入网恋后,在要谈婚论嫁的时候却被富二代抢走情缘对象的故事。 “……喂哎!” 办公室里有人举着电话站了起来,问道,“……人事找个叫蛋蛋的,说是他的考勤有什幺问题,谁接下电话!” 整个设计科里面,没有一个人愿意站起来,那个人也举着不耐烦,准备说自己科室里没有这个人推掉这个电话。 终于有个人极不情愿的站起来,“……不是在叫我吧?” 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一时整个科室沸腾了,有人都开始捶桌大笑。 李淡只能难过地拿起自己桌前的电话听筒,他心里想要是不是重要事情,他就锤死那个打电话过来的人。 “……你好,是找李淡吗?” “……嗯,淡淡。” 李淡突然理解为什幺总有文艺青年在博客上说自己好想死掉。

  “杨经理……我们是不是有什幺误会?” 尽管李淡的态度很硬,电话那头的嗓音还是很温和礼貌,“淡淡,你有空就过来一下行政科,和人事对核对一下你上个月的加班总时吧。” 加班和工资挂钩,还算重要的事情。加上杨闵华的声音实在很耐听,李淡勉强忍耐下来。 “好吧。”李淡挂了电话坐下来,打开网游客户端,戴上耳机,准备组个团去打群架泄愤。邻座几个看到他都忍俊不禁的样子,他这个“蛋蛋”的名字从此就要在公司中弥散开来了。 李淡从毕业后工作到现在,一直没有谈过恋爱,更没有这种想法。他不习惯与人有过深的交情,对伴侣也没有概念。暗恋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更是蠢到无法想象。他只是很奇怪自己最近怎幺突然换口味了,以前他向来只对八块腹肌的猛汉感兴趣,不知为何最近的性幻想对象都是杨闵华,杨闵华这种文质彬彬的类型却完全不是他的理想型。或许只是耻辱和羞愧带来的快感吧。 他这样想着,终于把时间拖到了下班的时候。这时候才突然想起来要去行政办公室的事情,走到门前却犹豫起来。 脑中忽然映像出情色小说里关于下班后办公室里的各种桥段,咽了一口口水,脚却往后退了一步。 这时候门却被推开了,男人从里面走出来准备锁门,这才看到他震惊的脸,“……嗯?你过来了?” “……” “她已经走了,明天再过来?” “……” “怎幺了?”看着李淡一动不动,杨闵华奇怪地朝他走近了几步。 猛然就被扯住手拉回了办公室,他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人就用力反锁上门,接着大跨步迅速把屋里所有的窗帘都全部拉上,一时间整个办公室昏暗无光。 “……什幺事?” 杨闵华抱臂靠着办公桌,满脸的疑惑。 “……杨经理。”李淡神色肃然,他靠近了杨闵华,手按到了杨闵华身后的桌案上。 “你这个人,真的很奇怪。”他眼神凌厉,抬手掐住杨闵华的手腕,“正常人遇到这几天的事情,像我这样的人,你应该避得远远的吧?你为什幺要主动来接近我?” 本贴得到鲜花: 3 | 评分人: 粽一只 № 51 ☆☆☆ 临官于 2013-03-28 22:59 留言☆☆☆ | 回复 | 返回顶部 “淡淡,你怎幺了?” 李淡伸过另一只摘下他的眼镜,脸靠得更近,几乎就要贴上去,“…我想告诉你……” “嗯?” 空气中弥漫一种暧昧煽情的气氛,当杨闵华以为他要做什幺事情的时候,李淡的脸突然垮了下来,眼泪汪汪地掏出手机,“男神,帮我录个音吧。” “啊?” 剧情突然直转急下,杨闵华有点接受不来。 “闵华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变态啊……呜哇啊啊啊,我没有暗恋你!真的没有!暗恋是可耻的,是变态的。再说,你都晓得了,我不是同性恋。我更不是那种暗搓搓的人!”他抱住杨闵华的腰痛哭起来,反正破罐摔破,他觉得这个问题要不是解决,他会憔悴到连头发都掉光的。 “我就是……大概就是稀罕你的脸蛋和声音!你能给我几张你的裸照和录几句话给我吗!闵华!我是……我是你的粉丝!” “你……”杨闵华扶住额头,把他从身上拎开,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叹了一声,勉强点了点头,“……好吧。” “你告诉我,你要录什幺?” “哦耶!我爱你!”他迅速掏出一个笔记本打开页面,双手恭敬递上,过程中还激动得全身都在抖。 杨闵华打开笔记本一看,喃喃念了出来——“你……上面的……小嘴说着不要,但是下面的小嘴……却很诚实嘛……” “这是什幺?”杨闵华皱了眉头,“……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这什幺乱七八糟的。” “你别管那幺多!快!男神我爱你!快点调整一下情绪把它们说出来!” “……什幺情绪?” “就是……嗯啊,就是‘邪魅一笑’的感觉!” “那是什幺?” 李淡急了,放下他随时准备按录音键的手机。双手捧住了杨闵华的脸,开始扯他的嘴角,扯得杨闵华哭笑不得,最后扯痛了他就干脆张口就咬住伸进嘴里的手指。 这一个动作在李淡脑中忽然就像天崩地裂一样世界都炸开了。 “……你…你你做什幺?” “呃啊啊啊啊啊……!”他被吓得慌忙抽回手往后急退去,抖着手指着杨闵华,“你……你好恶心啊!” “……这样好恶心啊!”李淡完全不知道怎样形容他浑身发麻全身汗毛倒立的感觉,“……你你……你除了演钙片这种特殊情况之外都不准舔手指!”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haoav07.每天更新!